历年考题 模拟试题 清单应用 工程量计算规则 清单编写及说明 材料价格 相关规定及文件 解释答疑
返回首页

不肝肠寸断失声痛哭呢?

时间:2012-05-25 21:16来源:gdzjypx.com 作者:冰是睡着的水 点击:
大臣登高一呼,不得让人家当饺子馅给包了吗?不行,我不能轻举妄动,再等等吧。成文运正犹豫呢,忽听外边传进话来,说十六爷和鄂伦岱来了,他心中高兴了,十六爷虽说没党没派,鄂伦岱可是八爷的心腹啊!他连忙向将佐们吩咐一声,让他们稍候,便把十六爷和鄂伦岱迎了进来,请到后堂去说话。
成文运前脚离开大厅,十三爷和张五哥后脚就进来了。这丰台大营里,十之八九的将官,是十三爷第一次遭难前一手提拔起来的。如今他们见了老主子,又得知十三爷已被皇上赦免,能不高兴吗?请安的、问好的,贺喜的,道乏的,你一言,我一语,那个亲热劲儿就别提了。连那些不是十三爷提拔的人,在旁边也跟着高兴。十三爷却没空闲聊。他知道,十六弟和鄂伦岱此刻已在后边绊住了成文运,便拿出了皇上的金牌令箭,往正中香案上一插。众将一看,全都惊呆了,急忙跪下磕头,山呼万岁。
胤祥沉着地说:“本贝勒奉圣命前来处置丰台大营的军务,众将听令。”
“扎!”
胤祥巡视着下边的将佐,一边指名道姓地叫着,一边按级行赏。一会儿功夫,这些将佐个个官升一级。接着,胤祥又发布军令,命某人带所部人马移防通州,某人随自己去畅春园警卫……全都派了新的差使。末了,他指着一个叫毕力塔的人说:
“毕力塔,人家都说你十八件兵器样样稀松,今天爷要给你派个重差。带着你的人立即出发,把白云观给爷抄了。走了张德明那个杂毛老道,你提溜着脑袋回来见我!”
“扎!”毕力塔响亮地答应一声,正要起身出门,却听一声断喝:
“站住,谁也不准动!”
众人吃惊之余,抬头一看,原来是成文运来了。只见他阴险地笑着逼近了十三爷:“十三爷,末将甲胄在身,不能请安了。请问,您这是……”
十三爷哪把他放在眼里啊。他用手一指堂上的金牌令箭说:“瞧见了吗?十三爷我奉旨前来,处理丰台大营军务。爷如今是皇命在身。怎么,你敢不服吗?”
成文运当然知道金牌令箭的分量。可是,他如今已经绑在了八爷的战车上,没法回头啊。他咬了咬牙,狡辩着说:“奴才是这里的主将。既然十三爷奉旨前来,为什么不和我打个招呼呢?”
十三爷不屑地冷冷一笑:“你不配。再敢多嘴,爷立即将你革职拿问!”
成文运放刁了:“十三爷,您太孟浪了吧。恕奴才斗胆,丰台的兵,没有我成某的将令,一兵一卒也休想调动!”
十三爷勃然大怒:“好哇,成文运,你胆子不小,口气好大呀!竖起你的狗耳朵来,听爷告诉你。这丰台大营的兵,不是你成文运的,也不是哪位阿哥的。这是皇上的兵,朝廷的兵,你懂吗?爷我被关了十年,今日刚刚蒙赦,你可以不信我十三爷。可是,皇宫里的太监是假的吗?十七爷是假的吗?这上边供的金牌令箭是假的吗?!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,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军情大事,皇上能让爷带这金牌令箭吗?你成文运胆敢藐视我和十七爷,胆敢抗拒皇上调兵的旨意,爷问你,这该当何罪?!”
成文运心里清楚,十三爷说的全是正理。可事到如今,他无路可走啊,只好硬抗了:“十三爷,那,那你要把我怎么样?”
十三爷斩钉截铁地说:“要你听从爷的将令!”
成文运咬着牙根又问:“我要是不从呢?”
邬思明多次说过,十三爷是关在宠子里的老虎。如今猛虎归山,十三爷要杀人了。他浓眉霍地一跳,厉声喊道:
“来人,把这个胆敢藐视皇命,违抗圣旨的奴才就地正法!”
鄂伦岱应声而出,拔剑向前,还没等成文运醒过神儿来呢,那剑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。鄂伦岱一边在成文运的尸体上蹭着剑上的血迹,一边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下边的将佐,大声说:
“还有不服的人吗?来,试试老子的手段吧。”
鄂伦岱是个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愣小子,谁不知道啊。再说,这里大部分将佐又都是十三爷手下的老人,一时,全都重新跪下,齐声高喊:
“奴才等谨遵圣谕。”
十三爷这才缓了口气说:“好,能忠君办差,就是好臣子,爷会为你们记功的。按刚才的分派,出兵吧!”
丰台大营号炮响起,三万军兵,全部出动,各自奔向新的防地。胤祥带了三千劲旅,飞马来到畅春园,在离园子二里多的地方停了下来。让十七弟在此掌握,自己却马不停蹄地进了畅春园,翻身下马,急步闯到了穷庐。这时,里边早已是哭声震天了。
胤祥来到穷庐门前时,只见一个人面向内,背朝外,坐在门洞里的一张大椅子上。他不由得吃了一惊,近前一看,原来是武丹。胤祥脱口叫道:
“啊,武老将军,您怎么坐在这里,风雪这么大,快回屋里暖和一下吧。”
可是,武丹却一动不动。胤祥扑到近前,仔细审视。啊?!原来这位老将军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死去了。他的头上、脸上、胡须上,早已挂满了霜花,眼睛却瞪得大大的。临死前流出来的泪水,在他那刻满皱纹的脸上结成了冰凌。
五十六大势去阿哥奉遗命好运来雍正立新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十三阿哥胤祥来到穷庐的时候发现,武丹老将军已经过世了。胤祥被幽禁十年,他当然不知道武丹这位老侍卫重新回到皇上身边后,是怎样地日夜操劳,寸步不离地保护着皇上;胤祥更不知道,在皇上临终前的这几天,武丹心胆俱裂,而又强自挣扎着没有离开这门洞一步!当穷庐内传出第一阵哭声时,武丹肝肠痛断,他意识到,皇上已经走了,他自己的差使也办完了。他在心中叫道:“老主子啊,奴才武丹不能与您见最后一面了。主子等着,奴才这就随主子去了。”一阵急促的心跳之后他突然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他,和他那颗忠诚不渝的心,随着老皇上走了。如今,胤祥见此情景,又心疼,又着急。连忙把刘铁成叫到身边说:“铁成,你这侍卫是怎么当的?武老将军的英灵已经跟随皇上升天了,你,你怎么还让他坐在这里。快,先把武老将军的遗体请进房内供着,听候安排。”吩咐完了,便急急忙忙地进了穷庐。
张廷玉迎了上来低声说:“十三爷,万岁已经龙驭上宾,请爷去了吉服。”
十三爷哪儿还听得见别人说话呀!他踉跄几步,奔到皇上的灵床前,抚着康熙的遗体号啕大哭:“皇阿玛,不孝儿臣胤祥看您老人家来了。阿玛活着的时候,儿臣惹阿玛生气。阿玛走了,儿臣又没能见阿玛一面。皇阿玛原谅儿臣吧。您老人家再睁开眼,看儿臣一眼吧……”
胤祥这一通大哭,确实是发自肺腑,出自真情。十年了,十年哪!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着父皇,如今被赦出来,父皇却已仙逝。他怎么不肝肠寸断,失声痛哭呢?
在胤祥来之前,这里已经哭了好大一阵了。他这一哭,又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悲伤,不管是存着什么心思,又都跟着哭了起来。这里边,最苦的是张廷玉。他自己同样的伤心难过,同样的想失声痛哭。可是,今天他重任在肩,又不能不强自镇定。他早看出来了,八阿哥和老九、老十他们蠢蠢欲动、急不可待的烦躁,也看出了四爷胤祯只顾痛哭流涕的真情。这么多的皇子全集合在这里,万一争斗起来,准敢去拉,又谁能劝得下呢?十三爷一来,张廷玉的胆子壮了。他站起身来,从怀中掏出老皇上给隆科多的那第二份诏书,朗声说道:
“众位阿哥,请暂且节哀。大行皇帝临终之前还有一道遗命。晋升九门提督、步军统领隆科多为太子太保、上书房大臣。大行皇帝的传位诏书,安放在乾清宫‘正大光明’匾额的后边。隆科多已经去请这份传位诏书了,马上就可以回来,请皇阿哥们稍候。国不可一日无君,皇位定了,还要为大行皇帝安排后事呢。”
老九一听这话就蹦了:“什么,什么,还有传位诏书?希罕!我说张相,刚才你也在这儿。大行皇帝的遗诏是你读的,大行皇帝的遗言你也听见了,不是明明说了,让十四阿哥继位吗?”
他这么带头一搅和,老十也上劲儿了:“对呀,大行皇帝已经说,传位给十四阿哥了,咱们都听见了嘛。老九又问了一声,大行皇帝不是还赏他一串念珠的吗?”
老八阴沉着脸没有做声。他在焦急地等着外边的消息,计算着成文运的兵马现在到了哪里。刚才张廷玉说,隆科多受了遗命,晋升为上书房大臣。这消息对老八简直是当头一棒。看来,今日恐怕是凶多吉少。他正想趁着老九、老十在这儿胡搅蛮缠的机会,再加上一把火,赶在隆科多到来之前,捅出个大乱子。可是,其他阿哥却不干了。老五、老六等人率先出头说话::“九弟,十弟,你们胡说些什么呀?大家都在这儿听着的嘛。皇阿玛分明是说,把皇位传给四哥,你们……”
老十跳起来打断了他们:“什么,什么?你们听错了!是十四阿哥。”
“不,是四阿哥!”“十四阿哥!”
“四阿哥!”
好嘛,这一闹,皇子中立刻分成了两派。胤祯灰白着脸,不言不语。他又愤怒,又激动,在不知不党中,心头已经暗暗地起了杀机。他给胤祥递了个眼色,胤祥心领神会,不声不响地向门口移动着脚步。这位拼命十三郎已经准备好了,只要隆科多拿来的传位遗诏上,不是让四阿哥继位,他就要拼着性命闯出畅春园,带着外边那三千劲旅杀进园子,把皇位给四哥夺回来!
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张廷玉眼前一亮,瞧见隆科多全身戎装,腰佩宝剑,大踏步地走进了院子。他立刻高喊一声::“都不要吵了!请阿哥们跪下,听隆科多宣读大行皇帝的传位遗诏。”
这一声还真有效。皇子们虽然心中各有主张,但却不能不老老实实地跪下了。隆科多走到上首,清了清嗓子说:
“隆科多奉大行皇帝遗命,向众皇子宣读传位诏书。”他展开遗诏,大声宣读,“皇四子胤祯,人品贵重,深肖朕躬,在朕身后,必能继承大统。着传位于四子胤祯。钦此。康熙六十一年正月。”
没有人再说话了。原来,老皇上在十个月以前,已经定下了继承人。如今,白纸黑字,谁还能更改呢?房子里的空气,仿佛凝固了,板结了,连外边落雪的沙沙声都清晰可闻。老九、老十在和八哥急促地交换着眼神。他们拿不定主意,是应该俯首称臣呢,还是该大闹一场?老八还真动了杀心,想出其不意地冲上前去,扼死胤祯。哼,老子当不成皇上,你也别想当,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吧!可是,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念头。如今,皇上遗命已经正式宣告,众人都听得明明白白,再有任何不规矩的行动,都是违旨抗命,也都是弑君篡位。上边有张廷玉、隆科多两位顾命大臣,身边有不是自己一党的阿哥兄弟,还有那位“拼命十三郎”胤祥,他越想越怕,不敢动手了。
胤祥听了遗诏,早已是心花怒放。他见阿哥们都傻呆呆地发愣,知道有人是心存不服,有人是因事出意外,还没醒过神儿来,也有的是想观望风色,他可等不及了,率先磕下头去说:“儿臣领旨。”
老三胤祉见此情景也灵性了,既然遗命已经宣告,还有什么可争,有什么好想的呢?他也接着俯地磕头:“儿臣谨遵父皇遗命。”
几个小的阿哥,早就跪下等着了。只是,瞧着哥哥们不吭声,他们也不敢先说话。隆科多见时机到了,与张廷玉交换了一下眼神,厉声喝道:“怎么,你们竟敢不奉遗诏吗?!”
这句话问得严厉,老八吃了一惊,连忙说:“这,这,哦,十七阿哥胤礼还没来呢。是不是派人去叫一声,一块儿听旨。”
老十三一阵冷笑:“八哥,别等了,十七弟另有重任。他带着丰台的驻军,已经到了畅春园门口。只要隆科多将军和张廷玉大人一声令下,即可率兵进园,剪除不遵父皇遗命的乱臣贼子!”
四爷胤祯听了这话,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好哇,十三弟,你干得真漂亮,丰台大营一旦归我所用,老八他们就全完蛋了!突然,胤祯扑身上前,趴在康熙的遗体上,放声大哭起来:
“皇阿玛,您老人家一生辛劳,吃尽了苦。受尽了难。您走了。怎么要把这千斤担子压在儿子身上啊……”
他这哭,一半是真的,是为死去的老皇上;一半却是假的,是庆幸自己终于夺得了皇位。两位肩负传达遗命重任的大臣张廷玉和隆科多,急忙走上前来,将胤祯扶了起来,架着他,坐在了正中的龙椅上,高声说:
“万岁,上有先皇之遗命,下有百官的拥戴,请万岁节哀应变,早登皇位,以孚众望,安天下百姓之心。”俩人一边说,一边行了三跪九叩首的大礼。
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阿哥们,包括老八、老九、老十,也不得不随着大伙儿一起,三跪九叩,恭行大礼,也终于叫出了一声:“万岁!”
胤祯擦了一下眼泪,慢慢地说:“兄弟们,张大人,隆科多将军,快快请起。万万没有想到,大行皇帝将这社稷重担交给朕。但既然到了这一步,朕不能不牢记父皇遗训,勉为其难了。现在,百事纷杂,急待料理,朕心里很乱,难以维持。上书房的人又太少,请三哥和八弟暂到上书房来,帮助朕处理一些事情。京师的防务嘛,由十三弟全权料理。好吧,咱们先把大行皇帝的庙号定下来,然后,就该去接见部院大臣,宣布大行皇帝宾天的大事了。十三弟,你到外边传旨给大臣们,让他们暂且等候,不要散去了。”
“扎,臣领旨。”老十三怀着兴奋的心情大踏步地走了。
一听说要为死去的老皇上定庙号,皇子们又吵吵起来。老九、老十他们,虽在形势逼迫下,向胤祯行了礼,喊了万岁,可心里能服吗?尤其是听见胤祯刚坐上龙位,就立即称“朕”,他们更是心里不痛快。此刻,他俩是鸡蛋里面挑骨头,无论是谁提的倡议,他们都一概反对。胤祯心里十分清楚,这哥俩是想找茬儿闹事呢。父皇在时,他俩就爱搅和,爱胡闹,甚至故意地惹老皇上生气。今天,朕刚刚登基,他们又要乍翅了。如果不压住这个邪气,今后朕这皇上还怎么当啊!他向下边瞟了一眼,冷冷地叫了一声:“张廷玉!”
“臣在。”张廷玉恭谨地答应。
“把刚才大家提出的庙号,全写出来,由朕亲自裁定。”
:“扎。”张廷玉伏案疾书,把已经提出的十几个庙号,全都写出来呈给胤祯

胤祯接过来,略一思付说:“大行皇帝一生,经文纬武,一统环字,虽为守成,实同开创。朕意庙号定为‘圣祖’最好。”说完,也不再听大伙儿的意见,拿起龙案上的裁纸刀来,划破中指,用鲜血写出了“圣祖”二字,交给了张廷玉,接着又说:
“至于朕的年号,倒可以随便些。朕名胤祯,皇阿玛生前,又封朕为雍亲王,就取个谐音,叫‘雍正’吧。兄弟们要避讳,一律将名字中的‘胤’字,改为允许的‘允‘字。这样,叫起来也方便些。”
众阿哥见胤祯一上台就这么专横,心中未免有些不服,可是既然君臣名分已经定了,在人屋檐下,怎敢不低头呢?何况,这位冷面王的脾气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当亲王时还说一不二呢,如今当了皇上,天下臣民的生死祸福全操在他手里,你抗拒得了吗?所以,听了胤祯这话,也只好规规矩矩地磕头谢恩:“臣等领旨。”
胤祯点了点头,继续说:“张廷玉,你来代朕拟旨。以六百里加急文书通知年羹尧,让他
朕向十四阿哥传旨,命胤礻题火速回京奔丧,可带十名随从。另外,发文全国,大行皇帝丧事期间,
各部院和各地官员,一律停止调动,要各安职守,维护地方,供应前线,小心办差,不准有任何懈怠
,否则严惩不贷。还有,用十万火急文书通告全国,即日起,没有朕的亲笔诏书,全国军兵,任何人不许擅调一兵一卒,违旨者,就地正法。”
胤祯说一项,张廷玉记一项。顷刻之间,几道诏书已经写好,派太监立刻传了出去。胤祯又说:“
好了,几件大事,暂且这么安排。请众位阿哥牢记父皇遗训,不要闹家务,不要寻是非。朕面虽冷,
但心是热的。兄弟们不要担心,朕不会亏待兄弟们的。好,现在朕要到前边去接见部院大臣,商议大行
皇帝的后事了。兄弟们都随朕一块儿去吧。”
说完,他站起身来,略微整理了一下袍服,轻声而威严地说:
“启驾澹宁居。”
太监们立刻一声声地传了出去:“雍正皇爷启驾喽”
这传唤声,此呼彼应,回荡在深沉莫测的雪夜中,回荡在幽静神秘的畅春园里。车驾启动了,雍正皇帝坐在銮舆里,心潮起伏,热泪盈眶。几十年来,皇阿哥之间的骨肉猜疑,明争暗斗,已经成为过眼烟云。但党派之争造成的吏治腐败、国事糜烂的后果,却不容忽视。如今,朝廷上下,百废待兴,朕应当从何入手呢?
澹宁居门前,传来一阵“万岁,万万岁”的山呼声,把胤祯从沉思中惊醒过来。这山呼声,是那样的整齐,那样的威严,那样的激动人心。啊!继往开来,承前启后的雍正王朝,就在这山呼海啸般的“万岁”声中开始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更多免费TXT、EXE电子书
请到www.Aisu.cn
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该TXT小说下载自Aisu.cn耗子一起拉呢?”
爸爸给女儿讲他小时候家境贫寒、受尽了苦难的经历。小女儿听完了故事,两眼含泪,十分同情地对爸爸说:“哦,爸爸,你是因为没有饭吃才到我们家来的,是吧?”
小明身材矮小,常有自卑感。她的妹妹安慰他说:“矮子有什么不好,别人和你讲话,都要学低头!”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