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年考题模拟试题 定额应用 工程量计算规则 定额编制说明 材料价格 相关规定及文件 使用指南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力工程 > 调试 > 模拟试题 >

心按说这兄弟情谊上的事就是父皇知道了

时间:2012-05-25 21:15来源:gdzjypx.com 作者:冰是睡着的水 点击:
三阿哥就把府上的心腹幕僚孟光祖派了出去,云游各省,向全国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们馈赠礼品,打通关节,为三阿哥接替太子做舆论准备。不过他这也是利令智昏了。他没想到,老皇上康熙在全国各地都有密折专奏的大臣,孟光祖招摇过市,大肆活动,能没人报告吗?他也没想到,私凭文书官凭印,朝廷官员出京办事,还得带着部里的公文,经过验看,地方官员才能接待呢。那孟光祖一个白衣书生,私闯封疆要员的官邸,能那么顺利吗?他更没想到,皇子阿哥要给官员馈赠礼品,按皇室家法,是要请旨批准才能赠送的。孟光祖打着三阿哥的旗号,到处游说,到处请客送礼,能不惹人怀疑吗?更何况,朝中有党,下面就有派。孟光祖在下边放开手脚地拉拢人,不定犯了哪位的忌讳,不告状才怪呢!这不,今儿个皇上就收到了江南巡抚马军的一封六百里加急密奏,把孟光祖在江南的活动,都拜访过谁,向谁送过什么礼,说了什么话,干了什么事,奏报得一清二楚,点滴不露。康熙一看就火了,把三阿哥叫进宫去,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。老三一想,这江南巡抚马军,是大阿哥的人,如果不是仗着大阿哥的势力,他敢拿我三王爷开刀吗?所以辞别了父皇,他就急急忙忙出宫要去找大阿哥。您想,在这种时候,他能有心去和武丹扯闲篇吗?
却说三阿哥诚郡王胤祉怒气冲冲地赶往大阿哥的府邸。来到门口,不等通报,就闯了进去,却不料,大阿哥正在和全家人一齐吃饭。几个福晋、小妾,见三王爷闯了进来,连忙起身就要回避,大阿哥却宽宏大量地拦住了:
“哦,是三弟来了,都是自家人嘛,不用回避了。”三弟,坐下来,一块吃饭吧。”
老三心中有气,冲口就说:“吃饭?哼,小弟我不吃就饱了!各位嫂嫂慢慢吃,大哥,请借一步说话。”
大阿哥一听这话不痛快了,怎么,连规矩都不懂了吗?你老三吃了枪药了,这么冲干吗呀?他脸一沉,挥手让家人、仆役全部退了下去,然后阴沉地一笑说: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见老大拉下脸,老三也不客气了:“什么事,大哥你别装糊涂。你门下的马军,把小弟我告了,皇阿玛追问这事儿呢。我说大哥,你如今在上风头上站着,也总得给小弟留点面子,留个活路吧。”
大阿哥一听这活,心里笑了。哼,给你留活路?无毒不丈夫!你有了活路,还有我过的吗?心里这么想,脸上却挂起了笑容:“咳,三弟,你说的这是哪儿的话呀,是不是孟光祖的事?告诉你,我压根儿就不信!三弟你一向是位正人君子嘛,怎么会办这种事儿呢?肯定是下面认错人了,或者有人打着你的旗号,在下边胡作非为。你好好想想,怎么向父皇回话,大哥我也会替你讲情的。”
老三心里清楚,大哥这是耍滑头呢:“得了吧大哥,你别来这一套了,蒙谁呢?马军要不是仗着你撑腰,他敢拿我作践吗?再说,你的门人柳凤鸣、薛占魁也都在下边活动呢,当我不知道是怎么的?”
这一下,可捅到老大的疼处了。他恼羞成怒,拍案而起:“老三,你说话要有点规矩。你的人在外捣鬼,是你自己的事儿,拉扯我干什么?告诉你,我这里没有什么柳凤鸣、薛占魁,我不认这个账!”
老三也恼了:“好好好,大哥说得好。可是,大哥,你也别太得意了,你以为废了太子你就成了主子了。告诉你,没门儿!我老三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话不投机,老大端起了架子:“哼哼哼,你好惹不好惹,我管不着,你少在我这里耍疯放刁。两个山字摞到一起,你给我出去!”
老三胤祉万万想不到,大阿哥竟是如此绝情。他恶狠狠地瞪了老大一眼,转身就走,来到门口,又回头说了一句:“大哥,你可别后悔呀!”
老大听见这句话,连眼都没抬,后悔,笑话!我大阿哥做事,从来都不后悔。老三啊,你等着父皇整治你吧。大阿哥正在暗自得意,老十四胤礻题一挑门帘进来了:“大哥,你好清闲哪!”
“哟,十四弟来了,快请坐、有什么事儿吗?”
“事不大。今儿个,皇上处分了二哥和十三哥。二哥押在宫里,除了没自由以外,什么都不缺。倒是十三哥,挨了那么重的打,又押在养蜂夹道,那不是个人待的地方啊。所以,我和八哥、九哥商量着,想给他送几个干粗活的丫头,再送去点被褥、替换衣服什么的。可是,这事犯着禁例,我们哥几个面子小,担待不起,所以我来求大哥了。好歹,咱们都是兄弟,大哥你又一向慈悲为怀,就替兄弟们做个主吧。”
大阿哥心里雪亮。哼,你们几个合手把老十三栽了进去,现在又想装好人,还要拉我当垫背的,我才不上当呢!可是,老十四那几句拍马屁的话,又让他发不出火来,思忖了一下,他笑着说:
“十四弟,难得你们几个好心。按说,这兄弟情谊上的事,就是父皇知道了,也不会怪罪的。不过,与其咱愉偷摸摸地干,还不如干脆奏明,名正言顺,岂不更好,你敢和大哥我一块去见皇上吗?”
老十四把胸脯一拍:“嘿,瞧大哥说的,这有什么不敢呢?有大哥在场,我不胆气更壮吗?”
“哎,谁不知道,你老十四胆大,用得着我替你壮胆吗?好,这事咱说办就办,马上递牌子见皇上去。”
“得得得,大哥,别拿兄弟开心了,你马上就要当太子了,有度量,有气魄,再办了这件事,得再加上一条,有仁德。兄弟我佩服!”
老大被胤礻题这番话,捧得心中直痒痒。哥俩说说笑笑,来到皇宫,递了牌子,奉旨到养心殿进见。他们来时,见三阿哥胤祉已经候在门外了。老大知道,他是来说清孟光祖那件事的。哥俩互相瞪了一眼,却没有说话,老九胤礻唐,也恭候在门外,却不知是为了什么事。
养心殿里,康熙正和上书房大臣议事,哥几个不敢闯进去,只好在门外静等宣召。这些天,康熙皇上真知道什么叫老,什么叫累了。几年来,太子协理朝政,一般的奏章,太子先看,提出处置方略。康熙再看一下,也就算完了。现在,太子废掉了,没了帮手,上书房大臣又没那么大的权力。所以,事无巨细,都得这位老皇上亲自处置。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来,却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这时康熙才体会到,没有太子是不行的。今天,从早上起来,直到现在,事情办完一件又一件,累得他头昏脑涨,筋疲力尽,只好让几位上书房大臣暂且退下。
皇上在殿里忙活,阿哥们虽然站在门外,都没闲着。干吗呀?各动各的心思呗。就说这老大吧,他本来是和老十四一块请见皇上,要为胤祥送丫鬟、送东西的,可这不是他的真心,他心中想着一件大事呢。这事,关乎社稷,更关乎他大阿哥的前程。而且,这事必须他大阿哥单独和父皇谈,绝不能让这几个兄弟知道。所以他拿定了主意,今天,我得想办法,先进去,不能和他们一块去见父皇。他这儿正琢磨呢,张廷玉、马齐,佟国维几个人低头退步,走出了养心殿。老大见机会来了,对几个兄弟说:“你们且在外边候着,我进去问问皇阿玛见不见你们,再来传话。”他这话说得既合规矩,又很随和,谁能想到,老大是别有用心呢?
二十六何柱儿证实魇魔案康熙帝怒拘大阿哥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太子胤礽被废,朝局动荡不安,康熙皇上抱病临朝十分辛劳。几个阿哥们跃跃欲试,窥测东宫之位,更闹得这位老皇上心烦意乱,举棋不定。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大阿哥首先跳了出来。他摆脱开几个兄弟,独自一人闯进了养心殿。
康熙靠在御榻上正在闭目养神,见老大进来,只随口问一句:“武丹去见你了吗?”
“哦,回皇阿玛,儿臣还没见到武老将军。他一到,儿臣即刻与他办理交接手续。儿臣今日进宫请见,是有句话,儿臣思谋好多天了,不知当讲不当?”
康熙听他说得玄乎,不觉精神一振:“哦,什么话呀,只管说嘛。”
“是。父皇这次乾纲独断,决然废去胤礽,天下臣民无不称赞。不过胤礽毕竟是当了三十多年的太子了,平日也善于邀买人心。现在外面谣言很多,还有的官员要请求为他复位……”
康熙心中怦然一动,但却不露半点声色,平静地说:“说下去!”
“是。太子废了,却还住在宫里。老十三是胤礽的死党,也只责打了四十板子。知道内情的,说这是皇上的仁慈;不知道的呢,却蠢蠢欲动。阿哥们中间,也有人在煽动着给老十三送东西。似乎都以为太子还会复位,所以谣言四起,人心越发不安宁了。”
好家伙,老大这话说得虽然轻松,可用心却够歹毒了。他几乎给所有的阿哥都垫了黑砖,怪不得他不让老十四他们一块进来呢。康熙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了,可是这位老皇上胸有成竹却还是不动声色,只淡淡地问:“那,依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
老大见父皇一直在听、在问,觉得有门儿,便壮着胆子说:“回皇阿玛,孟子说,社稷为重,儿臣冒死进言,胤礽在一天,他的党羽就会猖撅一天。为了国家社稷和父皇晚年的安定,请父皇忍痛割爱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可以赐胤礽自尽,以绝后患!”
康熙越听越生气,心说老大呀,你好歹毒啊!竟然要拿自己兄弟开刀了。他想发作,可是又忍住了,只追问了一句:“你这办法倒是干脆。可是千年之后,朕将要落个什么名声呢?”
老大正在兴头上,没听出康熙话里有话,还以为皇上已经被他说动了呢,大着胆子说:“父皇,为国家安宁,儿臣愿替父皇担此残杀骨肉的恶名,为君父分忧。”
康熙终于忍无可忍了。他拍案而起就要斥责胤禔,却不料一阵头晕又跌坐在御榻上。老大赶快上前要去搀扶,康熙一把推开了他,怒声喝道,“滚一边去!外边还有谁在,都进来回话!”
候在外边儿的老三、老九、老十四见大哥进去之后再不出来了,心中本就有点儿怀疑,此刻,听见召唤,急忙进来,见皇上脸色不对更是惊慌。老三今儿个是专门来找大哥的事儿的,马上就抓住话头儿了:“我说大哥,刚才皇上接见大臣的时候还好好的呢,你进来说了什么,把父皇气成这样了?……”
不料,这马屁没拍到正地方,康熙这儿还生着老三的气呢。他怒不可遏地指着老大、老三厉声喝道:“你,你,你们两个逆子,跪下!”
自从太子废掉后,康熙身体精神都不好,在众人的劝说下,他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发火儿,可是今天,他确实是无法控制自己了,几位阿哥见皇上如此盛怒,全吓坏了。不但老大、老三遵旨跪下,没挨训的老九、老十四也不敢站着了。四位皇子一跪,那殿里殿外的宫女、太监、侍卫谁还站得住啊,扑扑通通跪了一地。康熙指着老大、老三怒声斥骂道:
“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,成心要把朕气死吗?古时候,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,那是秦始皇死了以后的事。如今,朕还活着,天下太平,不过是废了个太子,你们就急红了眼了。老三胤祉,书读得不少,可学问全装到狗肚子里了,竟然私派门人出京,结交外官。老大更是无耻之极,居然想加害胤礽。君臣大义,父子之情,兄弟情分,三纲五常什么都不要了。你今天要害死太子,说不定明天还要加害于朕呢!原来,你已经打定主意要当万岁了。你,你,你你你是白日做梦!朕自登基以来,历尽沧桑,社稷勋业将要载入史册,什么事也瞒不过朕的眼睛。老大、老三,你们想过没有,朕为什么要调武丹进京,免掉你们领侍卫内大臣的职务?朕又为什么让老四监护胤礽和胤祥?现在朕明白地告诉你们,朕不信任你们这两个逆子!不敢把国家安危、朕的生死寄托在你们身上。朕早看出来了,你们从来是愚顽浮躁,轻狂自大,你们的心早有了非分之想。哼!也不照照镜子看看,凭你们这一身贱骨头,朕能把江山交给你们吗?”
康熙越说越生气,最后竟然手足发抖,两眼发直,话也越来越不连贯了。这些天一直侍候在皇上身边的太医连忙进来,却被康熙怒骂一声:“滚出去!朕什么病都没有,要不是这几个逆子来气朕,朕的寿限长着呢!”
康熙这一番雷霆万钧的发作,可把大阿哥吓坏了。他抓住这个机会,磕头出血,哭着奏道:“皇阿玛请息雷霆之怒。适才儿臣所言实在是为国家社稷着想,并非与胤礽有什么私仇。儿臣说错了,请皇阿玛宽恕。”
宽恕?康熙皇上就是真想宽恕他也宽恕不了呀!怎么?现放着一位三阿哥在这儿呢!老大让马军告了他老三的御状,刚才又把他从府里撵出来,事情办得那么绝情,那么不仗义,三阿哥能饶了这位大哥吗?没等康熙开口,这位三王爷就说话了:
“皇阿玛在上,儿臣这话本不该说,说出来大哥也不会饶我。可是今日,儿臣却不能不说,大哥做事确实太绝了。你把二哥的太子咒掉了,又想害死他,这用心也太狠毒了吧?”
在一旁的老九胤礻唐,老十四胤礻题,本来也对大阿哥不满,想乘机给他上点烂药。如今,听老三这么一说,他俩倒不急着说了。可是康熙皇上却听出了老三话里有话,尤其是那句“把太子咒掉了”的话正触动了皇上的心事。封建社会人都迷信,康熙也不例外。他对太子干的那些坏事怎么也想不通。一直觉得太子胤礽是中了什么邪气,被什么妖魔鬼怪迷住了。老三这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他挣扎着坐了起来说:“老三,你不要吞吞吐吐的,把话说清楚。”
老三正巴不得皇上问话呢,连忙说:“是。儿臣一向谨遵皇命,闭门著书,外边的事从不过问。可手下的人却打着儿臣的旗号,在下边招摇撞骗。儿臣有失察之罪,求父皇惩处。”这老三真够精明,他凑这个机会,先把自己的罪洗清了,偷眼一看皇上,嗯,还好,没有生气,便接着往下说:“儿臣掌管书库,那里面有不少珍版的古书。大哥早有谋夺东宫的野心了,他常去儿臣那里查阅古代星相、妖法等书。开始时,儿臣还以为大哥不过是好奇,后来听说大哥又查了二哥的生辰八字,还写了个什么东西放到太子的毓庆宫里……”
老大听到这儿,再也不敢让老三往下说了。他高喊一声:“老三,你,你血口喷人……”
康熙“啪”的一拍几案,断喝一声:“放肆!老三,你接着说,说清楚。”
这一下老三倒犯了踌躇了。老大使用妖法确有其事,可帮他办这事儿的,却是白云观的老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