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年考题 模拟试题 定额应用工程量计算规则 定额编制说明 材料价格 相关规定及文件 使用指南
返回首页

们说父皇口传圣谕着四阿哥胤祯监管胤礽

时间:2012-05-25 21:15来源:gdzjypx.com 作者:冰是睡着的水 点击:
儿臣一死……”
康熙发出一阵令人胆寒的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你居然有罪,你居然不孝?朕倒不明白了。你办事很有章法,很有学问嘛。连朕都被吓得不敢回烟波致爽斋了,干得很漂亮嘛。如果不是你这个逆子办事有方,朕恐怕已经被你杀了,或者送到左家庄化人场了!哼,你胤礽还不够聪明啊。告诉你,大清国的曹操还没出世呢!真是龙生九种,种种有别。朕没想到,竟生出你这样忤逆不孝的儿子来!你今晚来这里,就是哭给朕看的吗?你以为朕还会信你的话吗?”
跪在地下的胤礽知道,这顿骂是非挨不可的,可是他不能不冒死前来。昨天晚上,他和郑春华被皇上堵在屋里,从那时起他就知道他这太子是完了。可是却不料今天晚上突然被叫来和兄弟们一块跪雪地。几个兄弟你一言,他一语,太子在旁边听明白了。哦,闹了半天是有人假借他太子的名义,调凌普的兵进了山庄。这还了得!他听了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。谁这么损,这么缺德,这不是落井下石吗?我要不向父皇说清这件事,那谋逆篡位的罪名我洗不清啊!此刻,听父皇这么一骂,他更清楚了。连忙说:“父皇的教训,儿臣时刻铭记,但今天之事,显系有人要陷害儿臣。如今儿臣辩无可辩,说无可说,只求皇阿玛圣鉴烛照。儿臣今日一是来领罪,二是求父皇慈悲,网开一面,不要株连别人。千罪万罪皆在儿臣一身。儿臣愿一死以报父皇。”
康熙哪还听得进去,他怒斥一声:“哼!说得轻巧,有人陷害,你这么一说朕倒不好发落你了是吗?你干的那些好事,亵读神明、辱没祖宗,也难告天下臣民,连朕都羞于说及。即使朕不处置你,那暗室欺心、神目如电,你就能逃过天罚吗?你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,还想照顾庙里的小鬼。告诉你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谁的事儿谁自己担着,别人替不了。怎么处置别人,朕自有安排,用不着你来多嘴!”
康熙越说越激动,忍不住翻身下炕,在殿里急速地走来走去。突然,他停在胤礽身边,猛地踢了一脚,怒声喊道:“不要再装模作样了。朕看着恶心,你,你,你……滚出去!”
胤礽战战兢兢地叩头退下去了。康熙转过身来,面目变得十分可怕。他厉声对房里人说:“全都跪下,听朕宣诏!”
在房子里的上书房大臣张廷玉、马齐,刚刚进来的大阿哥胤禔,还有侍候皇上的太监宫女们,扑扑通通全都跪下了。康熙咬牙切齿地说:“朕已决意废黜胤礽。即日起,无论是谁,不许再把他当太子对待。即刻发廷寄给全国,停用太子印玺,别的不许多说。胤禔,你去传旨给皇子阿哥们,不奉特旨,有擅自离开戒得居一步者,格杀勿论。此外,立即将凌普拿下,派可靠的人押往京师监禁。从现在起,不奉朕亲自颁发的特别旨意,任何人不许调动一兵一卒。违旨者,立即处死。李德全,你马上派人骑快马去探听一下狼是的兵现在到了哪里。传旨给狼是,他来了之后不必见朕,先把八大山庄的防务全都接过来,替朕守好这里,不准再有一点儿差错。”
这一连串的圣旨,康熙说得并不快,可是口气却是那样的严厉,丝毫没有留下余地。张廷玉不等康熙吩咐,早就来到几案旁边,按着康熙的口述,写好了诏书,请康熙亲自盖上随身携带的玉歪。大阿哥和李德全答应着跑出去传旨去了。其余的人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,房子里静得可怕。康熙一口气办完这几件至关重要的事,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心力,突然说了一句:“朕……朕的头怎么这样疼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向后一仰,就倒了下去。慌得众人连忙一拥上前,扶着他躺倒在御榻上。马齐对身旁的太监一挥手说:“快,传太医!”
皇上劳累过度,也气愤过度,终于支持不住昏倒了。把上书房大臣张廷玉、马齐和太监、御医忙了个晕头转向。可是此刻,奉命出去传旨的大阿哥胤禔却正在得意呢。这次来承德陪父皇狩猎,谁也没他得到的彩头多。太子一倒,父皇马上封他做领侍卫内大臣,接着又从贝勒晋升为郡王。虽然老三也封了领侍卫内大臣,虽然还有几个兄弟也晋封了王爷,可他老大是“统领”啊,按地位还排在上书房几个大臣前边呢。就拿今儿晚上这事儿说吧,众皇子兄弟跪在雪地里挨冻,想站起来活动一下都不敢。可是他老大却重任在肩,父皇跟前离不开他。他可以自由行动,一会儿到父皇跟前去侍候,烤烤火,暖和一下,也探探风声,听听消息;一会儿又奉命出来传旨下令,他可真有点儿飘飘然忘乎所以了。这会儿,他来到外边儿,对众位兄弟宣示了父皇的圣旨:“不奉特诏,有擅离戒得居一步者,格杀勿论。”康熙这旨意下得严厉,阿哥们听了个个心惊胆颤,大阿哥看到这情景,不由得一阵暗暗高兴。便假慈悲地说:
“众位兄弟不要害怕,皇阿玛一向是宽厚的。他老人家说了,就是胤礽,只要烙守臣子之道,静养思过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。兄弟们又没犯大错,怕什么呢?大家放心,一切由大哥我来维持,不会叫兄弟们吃亏的。”
老大正在得意洋洋地说着,却不防老十接上话茬儿了。这老十是阿哥中出了名的刺儿头,看见大哥这张狂劲儿,他早就忍不住了:“哎,我说大哥,这么说小弟要恭喜你了。如今你得了脸,守在皇阿玛身边,是不是听到什么风了,或者有什么机密?叫我说,大哥你就给兄弟们透个风,叫我们也高兴高兴。哎大哥,是不是要让你当太子了?”
老大听着这话心里美滋滋的,可嘴里却说:“十弟,你开什么玩笑。这样的大事,能是我们兄弟随便议论的吗?”
老十还是一个劲儿地调侃:“嘿嘿……我说大哥呀,真有你的。告诉你,这当储君当太子的事;我老十从来不想。你们个个轮着当一遍,也摊不到我头上。我巴不得大哥你能独占鳌头呢,问一问就不行了?再说,如今大哥是台面上的人,受着父皇的特别信任,可你也得为兄弟们想想啊。你在父皇那暖烘烘的大殿里,兄弟们却在雪地里喝西北风,大哥你忍心吗?要让你放我们进屋,恐怕你也不敢,可是,派人烧上两堆火让我们烤烤,也是大哥的仁政嘛!”
老大正在兴头上,老十这又讽刺又挖苦的话,他竟然没听出味儿来。连忙说:“生两堆火?这好办,大哥我能做主。不过,我还得告诉兄弟们,大家都小心点儿,别再捅漏子。皇上今晚大发雷霆,火气大得很呢,连胤礽的话都不让传了。刚才我押送胤礽去后面帐篷时,他对我说,‘父皇说我百样不是,我都能听。可是说我想弑君谋逆,我真是连想都没想过。’他让我把这话转告给父皇。我说,你刚才为啥不说呢,现在不让传话,你再说我也爱莫能助了。”
老大正在兴致勃勃地往下说,却不防四阿哥胤祯冷冷地接了一句:“大哥,话不能这么说。都是自家的兄弟,何必落井下石呢?别的话,你可以不替他转奏,可二哥这话却是关系重大,你代转一下,也不会惹父皇生气的。”胤祯刚说到这儿,老十三胤祥也忍不住了:“大哥,天上的云彩,不知哪一块儿下雨呢。二哥如今落了难,你帮他一把也不肯吗?”
这俩一带头,阿哥们七言八语地吵吵上了,纷纷责怪大阿哥不讲兄弟情分。老大这才觉出来,哦,刚才我得意之中说话过头儿,犯了众怒了。连忙赔笑说:“哎呀呀,兄弟们怎么都冲我来了。父皇有旨,不让替老二传话,我也没办法呀。好好好,既然兄弟们说了,我老大豁出去了,再替他担待一次。我,我这就回奏父皇去。来人哪,给各位爷们生上几堆火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老八心中有事,正要找机会见父皇呢。他连忙向老九、老十、老十四他们递了个眼色说:“走,咱们一块去见父皇,保太子去。”
二十四陷兄弟老八行诡计尽孝心凰祯侍汤药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八阿哥胤禩要带着老九、老十、老十四他们冒死闯宫,去为太子担保。老十三胤祥也要跟进去,却被四阿哥给拦住了。老四心中清楚,老人家恨透了太子,如今太子犯了事儿,他们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了,哪儿会有保太子这分善心呢!他们这一去,肯定有阴谋。就在胤祥刚要起身的时候,老四拉了他一把。他回头一看四哥那严厉的眼色,便又跪在雪地上了。
不一会儿,老八他们回来了。老八对兄弟们说:“父皇口传圣谕:着四阿哥胤祯,监管胤礽的饮食、行动,不可放纵,也不准虐待。钦此。”
走了传旨的大阿哥,又换了个“口传圣谕”的八阿哥,老十三心里不服气了:“我说八哥,你说清楚点儿,兄弟我怎么没听明白呀。”
“没听明白?好啊,你就给我仔细听着,皇上正有话要问你呢。你跪好了,听着。皇上问你:胤祥手谕让凌普带兵私闯山庄,现经查证,太子并没有给你这个令旨。你手谕上写的‘奉太子谕’这话是伪造的。经众位皇子共同辨认,凌普所持的调兵手谕确实是你胤祥的笔迹。有旨问你,你平日还算诚实,可为什么丧心病狂。私调军兵进驻山庄。这样做事用心何在,你要老实回奏。”
“什么、什么,我私调军兵?!”胤祥觉得头“轰”的一下炸了:哦,闹了半天,让我们在雪地里跪着竟是为的这事啊。他“噌”的跳起来大声说:“我说八哥,咱们把话说清楚。我老十三莽撞不错,可是做事从来光明磊落。这私调军兵,谋害皇上的事,我连想都没想过。是哪个王八蛋给我栽的赃,难道要陷我于死地吗?不行,我去见父皇!”说着,抬脚就要走,却被老八给拦住了:“哎十二弟,你发什么火儿呢,这是父皇问你话呢,你不懂规矩了?再说,那张调兵手谕刚才大伙都看了,确实是你的笔迹。白纸黑字儿,叫我怎么说,父皇又怎么看呢?你先消消气儿,这事恐怕得慢慢查,才能弄清。”
其实,假冒胤祥笔迹写了那个“调兵手谕”的,正是此刻口宣圣旨的八阿哥胤禩和老九、老十、老十四他们。昨天晚上太子一出事,这哥儿几个就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了。他们一宿没睡,凑在一块商量怎么应付这一重大变故。最后定了一条计策。不管太子出了什么事,要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,把太子党彻底打垮,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。最好的办法就是栽给太子党一个“弑君谋位”的罪名。而要达到这个目的,最方便,最顺理成章的做法,就是私调凌普的兵进驻避暑山庄。凌普是太子的奶哥,当着热河都统。他的兵近在咫尺,说到就到。只要凌普的兵一到;太子就是浑身是嘴,也说不清楚了。这哥儿几个一琢磨,太子目前处境不明,如果已经被监禁,他那里就派不出人了。要说是太子亲自传令,恐怕会弄巧成拙。老四呢,一向谨慎,把这罪名安到他头上,父皇决不会相信。想来想去,只有拿这个老十三开刀最合适。老十三是个傻大胆,急了,什么事儿都敢干。老八的府上有能人儿,于是就仿照胤祥的笔迹写了那张“调兵手谕”。调兵的信写好了,派谁去送呢?哥儿几个一商量,得利用这机会把鄂伦岱也栽进去。鄂伦岱犯了圣怒,被从侍卫中开销出来了,这小子对阿哥办的那违法犯禁的事知道得大多,任伯安不就曾经用他来威胁过八阿哥吗?这回皇上在一怒之下,把鄂伦岱从侍卫中开销了下来,这小子不服气,他要是把阿哥们的丑事都露了底那可不得了。好在鄂伦岱刚刚出事,凌普那里还不知道、以鄂伦岱的名义派人去送“调兵手谕”,一有十三爷的签字,二是皇上侍卫领班派人送的,凌普就不得不信、不能不来。这样做,一箭双雕。既除了太子党,又除了鄂伦岱这个心腹大患。于是便发生了前边的那一档子事。可是,老八他们在利令智昏之中,虽然机关算尽,却犯了一个大错。就是错把太子党和鄂伦岱拉到了一块儿。谁不知道他们是水火不相容的两派人呢?谁不知道鄂伦岱是老八的表哥呢?老八为了争权夺位,可以六亲不认,拿自己的表哥当牺牲品,康熙皇上一生精明能是好欺好哄的吗?刚才老八带老九、老十、老十四他们闯宫见驾,异口同声地证明那个“调兵手谕”确实是老十三的笔迹。皇上康熙不能不相信,可也不能不怀疑。相信,是因为人证、物证俱在;怀疑呢,是皇上知道老十三决不会干这样的事。但事情逼到眼下这份上,康熙又不能不严词切责。他想让老十三说出个究竟来,把这事儿弄清楚,可是此刻,老八钻了老十三莽撞的空子,他假惺惺地上前一步说:“十三弟,唉!叫八哥我怎么说你呢,你办事也大孟浪了。这私自调兵进驻山庄是弑君谋逆的大罪呀。不过,既然干了,你就痛快点儿,向皇阿玛认个罪,八哥我也好在缴旨的时候替你讲个情。你要是不认罪,那,那我可就帮不上忙了。”
哪知这话一出口,老十三可就忍无可忍了。他厉声说:“八哥,你的慈悲小弟我早就领教过了。今儿个这份情,兄弟我也心领了,可是这笔账我不认。请八哥回奏父皇,这个‘调兵手谕’不是我写的。调凌普的兵进山庄的事,我压根儿就不知道。父皇要是相信了小人的谗言,要杀要剐,听凭老人家的处置。要是人死如灯灭,这件事儿就算完了。假如人死后有知,我一定要化为厉鬼,让那栽赃陷害我的人,全家死光,鸡犬不留!”
老八被胤祥这话说得心惊肉跳,可是他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笑了笑说:“哎,十三弟,你别发火儿嘛,好好想想,是不是昨晚上喝醉了酒,受了什么人的挑唆,才写了那个调兵手谕呢?你的那笔字儿,兄弟们一看都认出来了,叫我又怎么替你说话呢。好了,好了,你静静心,好好想想。来人那,把十三爷搀到后面帐篷里去。四哥,皇上有旨,让你和大哥一块监护二哥和老十三,请你马上去见大阿哥吧。”
胤祯听了这话又惊又喜。惊的是胤祥被凭空诬陷,遭到了禁闭;喜的是皇阿玛却把太子和十二弟交给他来监管。他也是“太子党”啊。这说明父皇虽然在盛怒之中,却没有失去理智。对太子、对十三弟,父皇还抱着一线希望呢!如果真是这样,那,这两个人还有盼头。
由于康熙皇上的精明果断,及时处置,承德避暑山庄里一场可能发生的大乱总算被压了下去。陷害也罢,误会也罢,以后会慢慢查清、查明白的。采取非常手段,及时地制止事态发展恶化,康熙的果断处置,应该说还是英明的。可是这左一道右一道的圣旨传到北京,立刻引起京城官员们的纷纷猜测。各种流言蜚语也随之而起,搅得大家终日心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在线客服